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年終盤點 | 2019年水處理行業十大最熱關鍵詞 跟你想的一樣嗎?

年終盤點 | 2019年水處理行業十大最熱關鍵詞 跟你想的一樣嗎?

發布日期:2019-12-17 作者:趙阿寶 點擊:

時值年終歲尾,又到了總結與展望的階段。

北極星水處理網梳理一年來發過的新聞發現,有一些詞是貫穿于2019年水處理行業的發展之中的,包括提質增效、國資進軍、污水處理費上漲、長江大保護等在內的十大關鍵詞榜上有名。

下面,就跟隨北極星水處理網一起看看2019年水處理行業十大關鍵詞具體都有哪些吧!

1、污水處理提質增效

國家發展改革委、住房城鄉建設部印發的《“十三五”全國城鎮污水處理及再生利用設施建設規劃》中強調,“十三五”期間應進一步統籌規劃,合理布局,加大投入,實現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由“規模增長”向“提質增效”轉變。

今年5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生態環境部、發展改革委聯合印發《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全國重點區域及重點流域均對污水處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污水處理廠提標增效成為業內關注的熱點。

與此同時,為解決中西部地區城鎮污水垃圾處理水平較低問題,從而平衡區域發展,2019年7月13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生態環境部、住建部四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中西部地區城鎮污水垃圾處理有關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各地要統籌謀劃,針對重點區域和重點薄弱環節,加快補齊短板。落實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要求,在摸清家底的基礎上,加快推進生活污水管網建設和改造,推進污水處理提質增效。城鎮污水處理廠進水生化需氧量(BOD)濃度低于100mg/L的,要圍繞服務片區管網制定“一廠一策”系統化整治方案并梳理建設和改造項目。做好污泥處理處置工作。

城鎮污水提質增效已全面來臨,各地也紛紛出臺政策,開始行動。

2、國資大舉進軍

今年以來,關于“國進民退”的聲音聲音越來越大,水環境類項目中字頭大單拿到手軟,國資可謂“來勢洶洶”。

據統計,目前全國128家央企中,涉足生態環境產業的央企有53家,包括中節能、光大國際、三峽集團、葛洲壩、中車等等,幾乎涵蓋了環保產業的所有細分領域,其中涉水的最多,有28家央企開展了各類水處理業務,包括工業廢水處理、農村分布式水站處理和城市傳統水務。

目前環保工程的投資主體已經變成央企的基建隊伍,除了雄厚的資金實力和強大的融資能力外,新進入的央企或國企在市政類項目、工程領域有著天然的優勢。通過分析這些建筑央企進入環保生態領域的手段,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途徑:從技術著手、靠工程切入、借資本開道、憑設備開路。

水處理行業一直以“國企、民企、外企”三足鼎立的格局而存在,在PPP熱潮之下,民企和國企的“戲份”加重。站上風口的水處理行業被越來越多的國企看中,他們也紛紛召集“大兄弟”,開啟環保水務的進擊之路。

今年以來,涉水民企中,啟迪環境、環能科技、碧水源、東方園林、國禎環保先后與國資牽手。

對此,清新環境總裁李其林認為,這種選擇是被動和主動的結合——被動是民營環保上市企業普遍遇到了各種各樣的挑戰和問題;主動則是民企通過兼并重組等方式積極與國資進行協同。

與此同時,國企也開始通過組建環保集團等方式鞏固其優勢,如近日宣布要成立的江蘇省環保集團——七大國資入股,成立之后,其地位或無可撼動。

3、污水處理費上漲

污水處理服務費,是政府通過與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服務單位,通過簽訂政府購買服務合同的方式,向提供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服務的單位支付的服務費,一般要求應當覆蓋合理服務成本并使服務單位合理收益。

隨著污水排放標準的提高,企業污水處理的成本上升,污水處理費難以滿足更高標準的需求;鄉鎮、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滯后,污水處理收集率不高,也不利于農村人居環境整治。

按照現行政策,同一地區不同企業排放的污水中污染物的濃度不同,但是執行的是同樣的收費政策、收費標準。

污水處理費標準保持不變,且污水處理服務單價不及時調整,會打擊污水處理企業積極性,導致政策落地困難,污水處理“市場化”進程受阻,建立資源環境價格機制成為污水處理行業突破困局的新方向。

對此,首創股份董事兼總經理楊斌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污水處理費價格上漲來源于幾個方面:物價、人工、電力等成本的增加會帶來價格的上漲,每一個特許經營協議里都會有價格增長機制;環保標準的提高也會帶來價格的增長,污水處理廠的出水標準從二級提高到一級B再到一級A標準,甚至一些地區要求達到地表IV類水、地表Ⅲ類水的標準,這種提高一定會帶來價格的增長。”

此外,近年我國不斷深化污水處理“市場化”改革,推進污水處理項目全面實施PPP模式,整個環保行業經歷了從瘋狂拿項目到謹慎評估項目收益的發展歷程,社會資本對于污水處理服務單價的敏感度不斷提高。

2018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了《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完善污水處理收費政策作了全面部署,提出要加快構建覆蓋污水處理和污泥處置成本并合理盈利的價格機制,推進污水處理服務費形成市場化,逐步實現城鎮污水處理費基本覆蓋服務費用。

政策出臺后,江蘇、四川、安慶、青海、內蒙古等省市自治區先后出臺《關于創新和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實施意見》,在943號的政策框架下根據各省實際提出實施意見。

岳陽、東莞、河南、廣州等省市分別上調污水處理費,將政策積極落地。

4、農水標準制定

2018年9月,住建部和生態環境保護部聯合發布《關于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的通知》,首次從國家層面明確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要求,要求各地加快制定地方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在2019年6月底前制定完成;已經發布的,要根據新的要求進行修訂。

《通知》明確了標準適用范圍以及各類控制指標和排放限值,并要求各地方加快制定農村生活污水處理排放標準,并給地方制定標準提出了要求。可以說,此《通知》的發出,開啟了我國農村污水排放標準體系建立的新篇章。

各省市也紛紛對政策予以響應,制定符合實際自身實際情況的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水污染物排放標準。

1.jpg1.jpg

5、長江大保護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強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加強改革創新、戰略統籌、規劃引導,以長江經濟帶發展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作為實力最雄厚的共和國長子,三峽集團當仁不讓地肩負重任,成為共抓長江大保護的骨干主力。

三峽集團作為“明星企業”,在長江大保護的契機下,與多個政府、央企及知名環保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自參與共抓長江大保護以來,三峽集團積極融入長江經濟帶沿線各省市的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共抓長江大保護。

2018年5月三峽集團成立長江環保集團,正式進軍環保領域。

戰略行動中,三峽集團與沿江省市、產業上下游的央企集團、地方國企、上市公司、民營及外資企業、科研機構加強交流學習,組建長江生態環保產業聯盟,匯集規劃設計、建設、投資運維、金融、研究、咨詢等產業鏈上下游60余家致力于共抓大保護事業的龍頭企業,已經在先行先試項目中開始發揮共抓合力;

與匯鴻集團等攜手擬成立江蘇省環保集團;

與北控水務合資成立三峽北控南京水務有限公司、三峽北控南京水務投資有限公司、長江綠色發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成立長江環保集團科學技術委員會,院士大咖坐鎮,坐擁超強智庫。

長江大保護深入挺進!

6、項目終止

受資金困境及債務危機等因素影響,2019年十余污水處理項目主動或被動終止。

終止項目所涉及的投建單位包括東方園林、天翔環境、中電環保、納川股份等環保板塊的上市公司以及中鐵一局、中鐵十六局等重點企業。這些項目的終止原因雖然多種多樣,但背后的主要問題是資金不足。

僅啟迪環境,半個月內就宣布終止三起PPP項目,其中包括2項污水處理項目及1項靜脈產業園項目。

資金出問題的并不只是作為投建企業的乙方,在已經停止的污水處理PPP項目中,另一種情況是甲方因資金等問題遲遲無法具備承諾的建設條件。

有行業專家表示,對于2019年多地PPP環保項目停止的情況,市場已有預期。由于項目停止情況比較普遍,勢必牽連環保板塊的上市公司業績。

7、廢水零排放

廢水零排放是指工業水經過重復使用后,將這部分含鹽量和污染物高濃縮成廢水全部(99%以上)回收再利用,無任何廢液排出工廠。水中的鹽類和污染物經過濃縮結晶以固體形式排出廠送垃圾處理廠填埋或將其回收作為有用的化工原料。

隨著國家環保政策的日趨嚴格,各級環保部門對廢水的排放要求越來越高,很多地方的環境影響評價中也明確要求廢水要達到零排放。

零排放的概念最初是在70年代的美國因為工業廢水影響河道水質而被強制實行的。此后如澳大利亞的第一個工業廢水零排放項目也是因為政策規定而強制執行的。由此可見,政策對于零排放的導向作用非常突出。

“廢水零排放”被熱議和大肆討論,企業也紛紛投入人力物力財力開始技術研發,但對于燃煤電廠等行業廢水零排放而言,進度還是稍顯緩慢。

究其原因在于,在我國現行的政策背景下,并沒有為工業廢水零排放提供足夠的強力保障,雖說今年以來出臺了國家鼓勵的節水工藝等政策,工業節水正式提上日程,但對于廢水零排放并未明確指出;再結合較低的工業用水定價、排污收費和并不完善的監察制度,企業對于主動實現零排放的動力其實遠遠不夠充足。在政策保障不足的情況下,作為企業如何實現經濟、資源的最優配置才是正解。而廢水零排放之路何時能越走越寬也值得被關注!

8、運維為重

2019作為環保行業走出“寒冬”后的第一年,環保企業在歷經凜冽后開始進入反思與回歸,這其中就包括謹慎選擇項目,不再盲目“開疆擴土”,而是更重視存量項目的運營上。

環保工程類公司由于商業模式的問題,具有墊資的特性且回款周期長,需要不斷融資投資開拓新項目,以維持業績的高增長。

在信用緊縮及去杠桿、污水處理價格機制逐步完善的等大背景下,過去犧牲資產負債表換取利潤增長的模式已難以為繼,前期受融資影響較大的部分公司也已重新聚集現金流較好的業務。具有資產利潤穩定、自我造血能力強的環保運營類企業優勢將會突顯。

2019H1 水處理板塊實現收入、利潤分別為 158.8 億元、96.5 億元,同比增速分別為-6.7%、-34.7%,水處理板塊 PPP 對資金需求較大,受去杠桿影響余波仍在,工程進度放緩,財務成本上升,另外與緊信用背景下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計提壞賬有關。水務公司整體受外部環境影響不大,公用事業剛需屬性較強,近來年業績較為穩健,坐擁運營資產提供穩定現金流。

隨著國家發展改革委、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的《關于深入推進園區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的出臺,工業水處理專業運營市場進一步打開,市場空間進一步釋放,運營藍海下企業也擁有了更多“暢游”的機會。

9、第三方治理

隨著各地經濟的發展和環境治理的需要,許多省市都提出了“退城入園”的工業發展戰略,加大工業園區內的企業組群的污染集中控制及治理,水處理服務也從為單一企的點源向整個園區的系統施治,以及水資源的綜合利用發展,隨著工業園區數量和規模的擴大以及工業廢水處理標準的提高,工業園區的綜合水處理業務將有巨大市場空間。

工業園區建設污水集中處理設施是“水十條”的要求,也是未來工業污水處理的趨勢。截至2018年9月,2411家省級及以上工業園區污水處理設施建成率達97%。自2015年起,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以推動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成為工業污水治理主體。政策推動下,污水處理廠能否達標排放是這一策略成敗的關鍵,也是2020年工業污染源達標排放計劃能夠有效落實的關鍵。

但是,近年來江西、江蘇、河南等多地發生的工業園區水污染事件暴露了目前中國工業園區污水處理過程中存在政策不健全,監管不到位等諸多問題。園區內的污水處理廠若不能發揮其應有效用,則會嚴重影響我國工業污水問題的解決。本應承擔治污重任的污水處理廠反受超標排污困擾。

根據綠色和平聯合南京大學(溧水)生態環境研究院于共同發布的《中國工業園區污水處理管理研究》報告,建議各省政府應通過加大財政稅收優惠、鼓勵社會資本投入園區污水治理和完善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收費機制的方式,支持園區污水處理基礎設施建設,解決環保專項資金不足的問題。推行園區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勢在必行。

到了今年,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迎來利好消息。先是4月13日,財政部、發改委及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從事污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公告》,提出對符合條件的從事污染防治的第三方企業減按15%的稅率征收企業所得稅,從稅收及資金政策方面對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予以鼓勵。緊接著,7月11日,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深入推進園區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通知》,其中明確選擇一批園區(含經濟技術開發區)深入推進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市場火熱升溫,正式提速!

10、跨界

自今年9月份深圳市萬科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中標1.9億元深圳市河流水質科技管控項目以來,大家對于“跨界”一詞都繃緊了神經,對于其討論也不絕于耳。

有人高呼要放過中國環保產業,有人呼吁還是應以開放包容的心態對待“跨界者”。

而無論我們是開放包容,愿意接納“外來者”,還是惶恐不安,生怕被“搶飯碗”,我們必須承認的一個事實是,環保行業的迅速發展吸引了一大批外來者,他們以收購、成立環保子公司、項目界入等方式大踏步地殺入環保行業,引發了一場行業的巨大變革。

并且,很多大佬們已經用實力證明了自己。

相關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