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環保企業生存 看現金流!現金流!

環保企業生存 看現金流!現金流!

發布日期:2019-09-12 作者:環保創業邦 點擊:

去年,受去杠桿、PPP清庫及項目落地放緩等影響,融資環境大幅收緊,環保行業整體增速放緩,有的環保企業隨之出現現金流緊縮、債券及債務違約等一系列問題,有的環保企業甚至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這讓整個市場對環保行業的資金面出現明顯擔憂。

面對巨大的資金缺口,環保產業與資本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環保企業要做好哪些應對措施?

資本市場與企業是一對“歡喜冤家”?

資本市場和任何行業應該是相輔相成的,但是由于角度不同、訴求不同經常又成為一對“歡喜冤家”。經歷2018年的風風雨雨,資本與產業開始重新審視彼此,雙方的看法也會有所改變。

“這兩年環保行業的困境,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四川發展產業引導股權投資基金副總經理張慧表示,首先是市場的競爭發展和經濟環境對撞的結果,從2014年PPP開始到2016、2017年達到高峰,結果遇到了經濟環境的變化;短債長投,用短期流動性資金投資長期項目,此過程中又遇到了金融機構去杠桿,導致經營難以為繼;無序擴張,諸多環保企業,除了做主營業務外也涉及其它領域,包括房地產、礦業等,沒有想清楚就擴張,在這種環境變化下會導致整個大行業的動蕩。

在盈峰環境副總裁兼董秘劉開明看來,目前環保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短貸長投。例如,水廠項目合作期都接近30年,但是貸款采用的是短期或中期的流動資金貸款,對應的還貸期是1~3年,另外,項目的回報率又很低,一般要8年才能回收投資,如果上市公司沒有在資本結構上進行配置或者組合,很容易出現問題。

“環保產業是一個資金密集型的產業,諸多環保上市公司中,80%以上企業現金流是負的。”劉開明認為,即便不受外部環境的影響,現金流長期為負的企業也是難以為繼的。

“眾多環保企業關注的是損益表、資產負債表和現金流量表。”劉開明表示,企業想要更好地生存下去,現在要倒過來,首要關注現金流量表,然后是資產負債表和損益表,根據企業的現金流考慮如何配置資本,使企業更加穩健地發展。

與劉開明持相似觀點的知合環境總裁王亞超表示,從企業評估來看,要看現金流,還要看凈利潤,這是企業發展最為核心的兩點,尤其是在經濟形勢和產業形勢不明朗的情況下。

“從整個資本市場來講,環保上市公司的表現一定不是最差的,也不是最慘的。”申港證券趙玉華坦言,不過,這一次困境給眾多企業帶來了切膚之痛,使得大家開始從微觀層面考慮企業的邊界在哪里。過去可能是雄心勃勃一直往前走,現在在向前走的過程中,可能還需要考慮企業財務杠桿的承受能力有多大,在最壞的情況下是否有能力清醒面對。

環保企業該如何運作資本

去年,盈峰環境成功并購了中聯重科環境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重科”),給行業發展留下了濃重的一筆。吸收了中聯重科的“盤子”后,盈峰環境如虎添翼,在市場上發展迅猛,作為資本運作的成功案例,盈峰環境是如何與資本市場對接的?

論壇上,劉開明道出了盈峰環境的資本運作邏輯。

“作為上市公司,資本運作要利用好資本市場的工具,其中最好的工具是權益融資。”劉開明表示,這是上市公司與非上市公司之間最大的差距和優勢,權益融資的杠桿可以幫助上市公司減輕或緩解資金壓力。例如,收購的中聯重科是通過換股收購的,這樣對母體公司不會帶來實質性的現金支出壓力。

“資本運作要做好壓力測試。”劉開明說,壓力測試包括兩方面,一是對企業資本運作風險的極端性要做好充分分析;二是做好大股東的壓力測試,去年出現問題的并不一定是環保企業本身,可能是很多大股東出現了問題,要考量大股東是否有能力承受股價下跌帶來的爆倉和其他風險。

“資本運作或產業整合要基于戰略。”劉開明表示,當前,諸多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更多是基于市場熱點或者是基于市值管理角度做的,就這些角度而言,在某個階段可能會有效果,但長期來看都可能存在問題。

威立雅中國副總裁黃曉軍也表示,資本運作不是“拍腦袋”工程,要符合公司長期發展戰略,同時也要把控好融資的主要手段和杠桿。

“就資本而言,我認為,民營企業的資本運作至少應具備四項思維,即戰略思維、政治思維、資本思維、產業思維。”王亞超表示,具備這四項思維才能確保企業能活下來,不過活得好不好還要深耕。

“從股權和債權兩方面來看,所謂股權方面,對于現在非上市公司來說要適度杠桿(資產負債率在50%左右)。”王亞超舉例道,兜里有1塊錢想干1塊5的事是可以的,但是有1塊錢想干10塊錢的事是不可行的,風險很大。“債權融資方面,需要根據企業本身的特性,選擇相應的融資工具,例如融資租賃、銀行貸款、ABS、ABN等。”

“打鐵還需自身硬。”在王亞超看來,這一輪環保產業洗牌過程,有兩類企業可以活下來,一類是聚焦自身技術、產品、裝備,有自己核心競爭力的企業,他們是永遠都不可能被資本市場洗牌的;另一類是有定力選擇“不做”的企業,不過這對企業的綜合評估能力要求很高。

引“狼”入市能否實現互利共贏?

“目前,眾多環保企業遇到了困難,與國有投資機構合作不是把‘狼’引進來,而是大家各展所長,實現共贏。”張慧表示,站在國有投資機構的角度來看,作為股東可以為環保企業更多賦能,讓其更好、更穩健發展。

“環保是政策驅動的行業,政策有提升,標準有提升,可能會帶來新的行業機會。”在張慧看來,政策驅動型產業也是被動發展的產業,其社會責任遠大于經濟利益,應該支持環保行業的發展。

“國有投資機構進入環保行業,能增強環保企業的融資便利性,同時企業信用評級也會有所提升。”張慧表示,近幾年,國有投資機構在主動改變,盡量放松對并購企業的管控,讓原有經營團隊繼續保持原有的經營模式,原來的技術研發團隊能繼續按照自己的思路去研發,國有投資機構需要做的是提供資金、資源、項目等能力范圍內的支持。

“整個過程中,國有投資機構希望能夠跟環保企業有很好的良性互動,能實現共贏。”張慧具體解釋道,國有投資機構體現社會責任,讓國有資產有所增值,環保企業在國有投資機構的支撐下能夠降低融資成本,延長整個融資期限,保持技術的領先性、擴大企業規模、穩固行業地位。

“金融機構對環保行業一直是非常重視和看好的,一方面環保本身是剛需,另一方面,這兩年,中央提出金融要服務實體,節能環保行業基本屬于實體經濟行業。”趙玉華說。

對金融機構而言,“不僅要有金融思維,還要有產業思維,必須要到產業中去,熟知產業前沿動態,了解產業的真實需求,更好地提供服務。”中關村科技租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鵬艷說,例如,探索股債聯動模式,幫助企業進行快速的規模復制,逐漸提升產業生態,未來在產業細分領域構筑小生態,探索實現市場協同和技術協同。

“環保行業的機會永遠都在,資本市場也永遠不會放棄環保行業。”

相關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