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東方園林債券違約證明了依賴政府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續

東方園林債券違約證明了依賴政府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續

發布日期:2019-02-14 作者: 點擊:

上海清算所2月12日晚間公告稱,未足額收到“18東方園林CP002”付息兌付資金,已經實質性違約。其中,18東方園林CP002本月12日到期,金額5億元,為去年2月發行,票面利率6%,期限一年。


東方園林迅速回應稱“我司已于春節前將5億本金匯至上清所賬戶,剩余3000萬利息原計劃于近日匯出,但由于節后財務人員未了解上清所系統關帳時間,導致我司已匯出,但上清所未收到,明日9點大額開帳之后即可到賬。”


盡管這對投資人可能是虛驚一場,但或早或晚,投資人均會再次面對明斯基時刻,因為東方園林當前盈利模式難以持續。


未經審計的三季報顯示,東方園林總資產415.2億元,總負債292.4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0.4%。2018年預計年營收177.8億元,ROA和ROE分別為6.43%和18.66%,怎么看也算一個正常的公司財報。如果加上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多次獲邀參加央行、全國工商聯召開的民企座談會等等光環,可能社會更要高看一眼。如果再加上潛在的市場拓展,更會覺得該企業前途不可限量。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是53.8億元、85.6億元、152.2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是5.96億元、12.45億元、22.86億元,均為近翻番式增長。至2017年底,東方園林共中標PPP項目88個,累計投資額1435億元。2018年上半年,東方園林又中標36個PPP項目,金額高達340億元。在2018年PPP中標總榜上,東方園林居總金額第十位,居民企第二位。


但是該業務的命脈是盈利模式極端依賴政府。東方園林業務主要由三大核心業務板塊構成,其中包括水環境綜合治理、工業危廢處置及全域旅游,同時公司積極對土壤修復、礦山修復等領域進行開拓,三大核心業務主要通過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模式開展。政府作為最大的,單一的下游客戶,盡管各地略有不同,但均有四個相同的特征:地方GDP競賽,大拆大建搞政績成為贏取上級關注和拉動當地經濟的敲門磚;對企業非常強勢,而強勢的交易對手往往會拖欠對手的應付款;對價格不太敏感,因此交易對手往往能盈利豐厚,但由于交易往往涉及一些非市場因素,說不清楚的東西比較多,更加劇了企業的弱勢地位;四是“地主家也沒有余糧”,全國去年一般預算收入減去一般預算支出的財政剛性缺口已經達到3萬億元以上,除了北上廣等經濟發達地區的六省一市,其他地區的財政缺口要么主要靠土地收入、要么靠中央的轉移支付。如果這兩塊不能保障,地方的基本運轉可能都會存在困難。湖南耒陽的拖欠公職人員工資就是一個明證。


6368564593701254585615571.png


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盈利模式極端依賴政府必然體現為企業增長迅速、盈利狀況也還不錯,但盈利往往不能轉為現金流,而是以應收賬款的方式存在,則所謂“增收不增利”。如果是政府的平臺企業,好歹可以通過注資等方式借用政府信用,而民企則往往“大難臨頭各自飛”。東方園林2015年、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第三季末應收賬款分別為37.89億元、51.24億元、74.71億元和99.76億元,增速極為驚人。


我國A股中共有58只環保概念股,有許多的盈利模式依賴政府。2018年該指數從4300多點跌至2000點左右,跌幅超過50%。當前共發生債券違約的92家主體中,環保行業也占據了一席之地,且絕大部分為頭部企業。比如已經出現了債務違約的神霧環保、東方園林、凱迪生態等。還有許多企業出現資金鏈緊張等負面傳聞。


當前,我國處于經濟轉型和高杠桿疊加時期,企業的自生能力非常重要,盈利模式更多依賴政府則將受制于“政策周期”,不可控因素非常多。對良性企業而言,應該多研究下市場,而不要研究市長,這樣更可能做到“基業長青”。


轉自:央人街

相關標簽:供氧曝氣系列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