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生態環保立體化防治法規體系建立

生態環保立體化防治法規體系建立

發布日期:2018-12-17 作者:經濟參考報 高偉 點擊:

近日,第二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五個督察組針對山西、安徽、湖南、陜西等10個省“回頭看”完成進駐工作。業內分析人士認為,近年來隨著大氣、水、土壤三大領域法規體系的逐步建立,加上常態化、滾動式的環保督察行動,我國環境保護正在步入“強監管”時代。與此同時,強監管也成為了環保產業發展的內在驅動力。


“水陸空”立體化防治法規體系逐步建立


為保障土壤污染防治計劃的有效落實,我國《土壤污染防治法》將于2019年1月1日正式施行。業內分析認為,伴隨國內法規體系的建立以及土壤修復技術的突破,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土壤修復體系也呼之欲出。


近日,在南京舉辦的第一屆全國土壤修復大會上,北京建工環境修復股份公司總經理高艷麗表示,相比大氣污染、水污染治理等已具有成熟產業鏈的領域,土壤保護政策法規的完善,特別是土壤污染防治法的頒布,強化了在法律制度框架下土壤污染防治的政府責任、污染者責任,土壤修復向著明確主體責任、“依法治污”方向發展。


不僅如此,加上此前已經頒布實施的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圍繞大氣、水、土壤三大領域法規體系已經建立完善,也為打贏藍天、碧水、凈土三大污染防治攻堅戰提供法律保障。


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介紹說,近幾年環保領域法律的制、修訂力度很大,比如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環評法等。未來階段,將會按照嚴格執法、規范執法、精準執法和文明執法的要求,進一步把相關法律法規落實到位。


環保法長出“牙齒”監管力度加大


據了解,5個督察組于今年10月30日至11月6日陸續對山西、遼寧、吉林、安徽、山東、湖北、湖南、四川、貴州、陜西10個省實施督察進駐。記者從生態環境部了解到,截至12月6日,第二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回頭看”進駐期間,督察組責令整改12240家;立案處罰2991家,罰款21414.36萬元;約談1804人,問責2177人。


李干杰此前表示,近年來環境保護執法力度不斷加大,尤其是新環保法自2015年正式實施,三年以來在實際工作中發揮了顯著作用。這部被譽為歷史上最嚴的環保法在實踐中長出了“牙齒”。


“2015年8月中央印發環境保護督察方案,2015年12月啟動河北省督察試點,經過近幾年的工作,已經實現對31個省(區、市)的督察全覆蓋。”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副主任劉長根介紹說,“通過整改問責,各地不僅解決了一大批具體環境問題,也夯實了環保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機制,達到了環保督察的根本目標。”


記者從生態環境部了解到,新環保法出臺后,這幾年執法手段、執法規定有了明顯增加,執法效果相應增強。生態環境部針對環境領域執法案件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查處的違法案件有23.3萬件,相比2014年增加了180%;2017年罰款總額是115.8億元,相比2014年增加了265%。同年,生態環境部移送公安部門的案件中,行政拘留和涉嫌環境污染犯罪的分別有8600多件和2700多件,和2016年相比,分別增加了112.9%和35%。


值得一提的是,環保督察組在地方掀起“環保風暴”的同時,既對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完成進度、河流湖泊治理情況等相關問題進行考核問責,也監督落實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


今年4月,生態環境部密集通報了多起中央環保督察后污染反彈及整改不力的事件。為防止環保整改出現“一陣風”的現象,將從2019年開始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


生態環境部多次表示,環保督察將逐漸成為滾動式、常態化和制度化。此外,圍繞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環境部部署了七項標志性重大戰役和四個專項行動。通過多維度、立體式的專項治理和監管執法相結合,確保污染法治攻堅戰的順利推進。


“以前很多地方政府和企業為了GDP業績,對環境污染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污染防治已經上升到法律層面,主動污染或者放任污染都要追究法律責任,沒有人敢掉以輕心。”河北一家鋼鐵企業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2018年新組建的生態環境部重拳出擊,對環境違法行為果斷亮劍,對整個環保行業影響深遠。“唯有如此,才能推動形成遵法守法新常態,從而打好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


環保產業需求有待進一步釋放


生態環境部表示,我國生態環境保護已經進入了不欠新賬多還舊賬的階段。在日前的一次例行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表示,“外界對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看得更多的可能是‘霹靂手段’,希望能從中看到‘菩薩心腸’,感受到中央環保督察的良苦用心。”他說,加強環境執法,常態化環保督察,真正目的是為了解決環境問題,促進地方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環境效益的統一。


多位專家表示,我國環境保護逐步進入“強監管時代”,也為地方落實新發展理念,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了動力。“忽視生態環境保護的狀況明顯改變,不顧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盲目決策、環保不作為、亂作為的問題得到有效遏制。”


光大水務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正是‘刮骨療毒’的階段,政府強力的監管措施,不僅促使各地綜合施策,加強生態環境各要素統籌治理與修復,也對環境違法企業產生強大震懾,為守法企業創造了公平競爭環境。部分環保企業前期發展過程中野蠻生長、盲目擴張、惡性競爭等行業亂象正在改善”。


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吳舜澤表示,“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環保產業增速是17%左右;2018年環保工程、設備公司的增幅也達到15%到30%的水平。”他認為,環保產業是一個受政策性影響較強的產業。“依法常態環境監管是對環保產業發展的最大驅動力。”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教授馬中也認為,“‘強監管’還需要更‘強’,各類專項行動都是以改善環境質量為核心,但從環境質量的改善情況來看,約束性指標仍有待進一步落實。”馬中表示,雖然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推動加大了監管力度,但還有一些已經制定的政策沒有真正落實,許多環保產業需求還沒有真正釋放。


相關標簽:一體化污水處理設備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