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部分民企資金鏈告急:高杠桿撬動下的大擴張失控

部分民企資金鏈告急:高杠桿撬動下的大擴張失控

發布日期:2018-10-29 作者: 點擊:

“去年下半年開始的去杠桿,市場資金抽緊,導致企業發行債券融資難,融資成本高,消耗了大量的自有資金,出現了嚴重的流動性困難。”今年5月初,位列全國500強的盾安集團自稱各項有息負債超過450億元,懇請浙江省政府出手救援。


盾安集團并非個案。今年以來,民營企業頻頻爆出債券違約事件,同時,大股東股權質押爆倉、一塊錢轉讓控股權、賣身國有企業的事件接二連三。


部分民營企業的資金鏈何以告急?是否像盾安集團在其向浙江省政府的緊急報告中所言,都是去杠桿惹的禍?


高杠桿撬動下的大擴張失控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9月發布的研報稱,與以往幾輪信用違約爆發不同,2018年這輪信用違約與經濟和行業景氣度下行關系不大,主要由于“金融去杠桿”背景下的信用收縮引發。


同時,中金固收認為,本輪違約中民企較多,除了融資渠道受限外,很大程度上暴露出民企普遍存在的公司治理和內控偏弱的問題。部分案例中還存在大股東或管理層掏空公司,侵蝕小股東和債權人利益的情況。過去幾年寬信用環境下,盲目擴張加杠桿的企業,是本輪信用風險爆發的“重災區”。


曾經喊出營收一萬億目標的凱迪生態(*ST凱迪,000939.SZ)可謂其中的典型。2009年,凱迪生態一口氣收購9家電廠,自此走上擴張之路,2014年一股腦收了154個項目,讓人瞠目結舌。


與大手筆的“買買買”如影隨形的是,凱迪生態成長為財技高手。股權質押、資產證券化、定向增發、發行可轉債、銀行貸款,幾乎凡是能夠想到的融資手段全用上,結果就是其債務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2017年,凱迪生態這輛高杠桿戰車戛然而止,公司2017年年報顯示,公司2017年實現營收54.56億元,虧損達23.80億元。截至目前,凱迪生態負債278億元,其中2018年到期的債務約150億元,背負的債務成為公司2017年年度虧損以及2018年債務危機爆發的根本原因。凱迪生態還承認,此前的收購中,存在大量效益低下或者資源屬性遠大于經營屬性的資產。


一家零售公司的副總經理稱,前些年,來錢容易,銀行追著放款,定增、發債,還有其他渠道都能來錢,投資確實有些盲目,“投的項目很多都不賺錢”。


另有一家環保公司高管坦言,過去幾年,環保企業爭搶PPP項目,大量依賴融資,企業自身資金不足的時候,常常是拆東墻補西墻。今年,PPP政策忽然收緊,舉債的項目被冰凍或者被提前終止,企業頓時陷入困境,甚至資金鏈斷裂。


此外,從已“爆雷”的多家公司來看,多數公司存在短債長投的問題,如盾安集團就是如此。


民企融資難之痛


除了企業自身過度加杠桿導致資金鏈風險外,民企融資難、融資貴難題也迫使民企承受更大的壓力。


一家環保上市公司高管表示,“銀行向民營企業貸款時,一是貸款周期短,民營企業的貸款期限往往僅為一年,而貸款的審查周期則通常長達2~3個月。二是貸款金額較小,解決不了民營企業的資金需求。三是銀行要求高,銀行對民營企業貸款的抵押物要求較高,很多輕資產的民營企業基本拿不到貸款。四是貸款利率較高。加上擔保費、評估費、登記費、審計費,還有個別銀行的‘財務顧問費’,目前民企的融資成本一般是基準利率的兩倍以上,比國企的貸款利率往往要高出兩個百分點甚至更多。”


銀行貸款之外,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即“非標”融資一度是民企青睞的渠道。


按原銀監會的定義,這是指未在銀行間市場及證券交易所市場交易的債權性資產,包括但不限于信貸資產、信托貸款、委托債權、承兌匯票、信用證、應收賬款、各類受(收)益權、帶回購條款的股權性融資等。


今年4月,《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即“資管新規”出臺,銀行等金融機構一度暫停“非標”業務,此后大幅壓縮“非標”類融資。


招商證券固收團隊根據26家上市銀行半年報數據研究顯示,上半年“非標”規模下降約12%。26家上市銀行表內“非標”規模約6.6萬億元,較2017年末的7.5萬億元減少超過9000億元。2017年全年“非標”減少1.8萬億元,降幅19.5%。表內“非標”占總資產比重從2017年末5.1%進一步下降至4.3%。


正規渠道來水少了,一些企業不得不鋌而走險,尋求民間借貸,甚至是高利貸。


“大公司好歹還能拿到銀行的錢,我們根本沒戲。”一家經營糧食加工的中小型企業老板感慨,“房子、車子全部抵押了。”其貸款利息高達月息3分甚至5分,也就是年利率36%或60%。


粵北中小企業協會會長蔡仲光也反映說,今年開始,企業的融資成本激增,企業貸款本來是基準利率上浮10%,現在也上浮到30%以上。“銀行可以把壓力轉移到企業,但企業可以把壓力轉移到哪里呢?”


上述環保上市公司高管還稱,中小企業貸款到期時往往需要過橋倒貸,就是需要重新辦理貸款,這使得很多企業必須四處借錢倒貸,進一步提高了企業的融資成本,很多時候直接導致企業陷入困境甚至破產的境地。


相對于民企,國企的融資環境則是另一番風景。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今年7月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這幾年國企融資大幅改善,而民企融資在持續惡化。從融資規模來看,過去3年國有企業平均融資規模迅速上升,從2015年的7.15億元上升到2017年的22.54億元,民營企業從5.99億元下降到4.6億元。而從融資成本來看,國有企業通過銀行貸款、債券融資、股權融資和其他融資方式的融資成本都低于民營企業。


吊詭的是,海通證券研報稱,“從資產負債率來看,國有企業開始降杠桿,目前國有工業企業的資產負債率已經從去年末的60.4%降至59.6%;而民營企業的資產負債率從去年末的51.6%激增至55.8%,目前由于信用收縮反而被迫在加杠桿。”


面對當前的問題,7月31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堅定做好去杠桿工作,把握好力度和節奏,協調好各項政策出臺時機。要通過機制創新,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意愿。


據了解,日前,湖南省推進中小微企業應收賬款融資,企業以自己的應收賬款為擔保,向銀行申請貸款,銀行的貸款額一般為應收賬款面值的50%至90%,可以解企業一時之困。


得知該消息的第一時間,湖南一家新材料上市企業副總經理謝明(化名)就趕緊電話聯系其朋友,告知對方可通過該渠道申請貸款,還掉一部分民間高利貸,緩解資金壓力。


清華大學教授魏杰則稱,上半年去杠桿力度過猛,導致很多民企的資金鏈斷裂,下半年推進結構性去杠桿,不再“一刀切”,國有企業將是去杠桿的重點。


轉自:中國經濟周刊


相關標簽:供氧曝氣系列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