軸流泵廠家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黑臭水體治理迎“中考”: 數量不降反增 治理治標不治本

黑臭水體治理迎“中考”: 數量不降反增 治理治標不治本

發布日期:2018-08-13 作者: 點擊:

始于2015年的黑臭水體治理,經過3年工作,今年終于迎來“中考”。


2015年4月,國務院印發《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業內稱“水十條”),其中提出要整治城市黑臭水體,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建成區要于2017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體。到2020年,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均控制在10%以內。到2030年,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總體得到消除。


作為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也是“水十條”難度最大的一項任務,黑臭水體治理是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確定的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標志性重大戰役”,還是涉水五大攻堅戰中的“當頭炮”。


自5月上旬開始,環境部聯合住建部組織了32個督查組,分三個批次,對30個省區市70個城市的993個黑臭水體進行了督查。截至目前,現場督查階段的工作已經全部結束。


“督查過程中,我們看到有些城市克服困難、深化改革、分工協作,探索出一批黑臭水體治理的好經驗好做法,提升了城市形象,也提高了群眾的生活品質。”環境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表示,“但另一方面,我們也發現一些地方對黑臭水體整治工作不夠重視,不夠認真,仍存在環境基礎設施建設短板突出、黑臭水體治理治標不治本、整治成效不穩定等問題。”


數量不降反增


根據黑臭水體治理的工作流程,首先是由地方政府組織對轄區內的水體黑臭狀況進行逐一排查,并向社會公布結果,接受公眾評議。再根據排查和公眾評議結果,確定黑臭水體名單。然后才是按照名單逐一治理。


按照這一方法,廣州市確定的國家清單內的黑臭水體數總數是35個。3年過去了,經督查組確認,未消除黑臭的數量是1個,消除比例為97.1%。


不過,在督查過程中,督查組通過查閱地方黑臭水體整治方案、核實舉報信息以及擴大巡河范圍等,又在廣州市新發現了新的黑臭水體102個。加上這些新增的,廣州市的黑臭水體總消除率就被拉低到24.8%,排名36個重點城市的倒數第二位。


全國范圍看,第一批、第二批督查組總計新發現了18個城市的255個新增黑臭水體,其中廣州102個,深圳80個,無錫18個,揚州14個,東莞12個,上海11個,貴陽4個,南昌3個,蕪湖2個,北京、天津、太原、福州、成都、昆明、南京、武漢、隨州各1個。


“督查組的巡河都是順著河走,每位督查員都比著一天走多少步,多的能有三四萬步,二十多公里。少數地方一開始還想瞞一瞞,一看這個架式就沒法瞞了。”張波說,“實際上,這些城市里的黑臭水體大家應該是知道的,沒有上報反映了工作不夠認真。”


他表示,“水十條”發布以來,各級黨委政府在整治黑臭水體方面總體上非常重視,也下了很大力氣。列入國家清單里的黑臭水體,消除比例還是比較高的,達到92.5%。但三批督查又發現了新的黑臭水體274個,統算起來的完成比例是65.7%,就不高了。


“36個重點城市共上報了黑臭水體676個,評估已完成的是629個,占93%,比例還是蠻高的。但新發現黑臭水體221個,占原來比例的三分之一,這樣一來整個完成比例就降到了70%。”張波說。


他特別指出,新發現的這274個黑臭水體還不全,因為有些城市的新增黑臭水體是因為下雨被發現的,而有些城市在督查期間沒有下雨,這些問題就被遮蓋住了。


“所以我想提醒督查時沒有下雨的那些城市,別自己覺得挺好,一場雨之后很可能問題就暴露出來了。”張波說。


治標不治本


除了數量不降反增,一些地方還存在治標不治本的問題。


以沈陽市為例,該市國家清單內的黑臭水體數量是5個,上報已完成整治的數量也是5個。但督查發現,其中還有4個未消除黑臭,消除比例只有20%,在36個重點城市中排名倒數第一。


例如沈陽市的輝山明渠,早在2017年就上報住建部稱已完成整治。但在此次督查中,督查組在對輝山明渠的上中下游分別采點取樣時卻發現,該水體仍為輕度黑臭。


沈陽市環保局局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輝山明渠采取的治理方法是“原位清淤”,即在不挖出河底淤泥的情況下,向河底淤泥中打藥,起到清潔除臭的作用。采取這個辦法后,輝山明渠的水質出現了明顯改善。


“但是,原位清淤只是清潔河底淤泥上面1/3的淤泥,實際清潔的厚度可能也就30多厘米,下面2/3的淤泥并未被清潔。”該局長表示,輝山明渠的水流量又比較大,長時間沖刷會把表面已清理的淤泥沖掉,一旦露出未清理的淤泥,水體就會再次變為黑臭。


張波也發現,有些地方存在治標不治本的現象,黑臭反彈的風險很高。例如,調水沖污,美其名曰“生態調水”;應急加藥,把河道當成污水處理廠,把污水放進來,在河道里治污;還有的干脆給河流加蓋,“眼不見心不煩”,把上面變成停車場等。


“我們不是籠統地反對治標措施,時間緊、任務重,治標可以為治本贏得時間,關鍵在于你不能單治標不治本,那就是形式主義了。”他說。


此外,還有一些城市采用的是臨時性污水處理設施,將河道截污,把污水放到河道里來,在河道下游建一個臨時性的污水處理設施。這樣做的問題是效果不能保證,下雨的時候根本擋不住,很容易造成水體黑臭。


在他看來,治標不治本的做法危害很大,一方面解決不了問題,另一方面還損傷了地方黨委政府的公信力。


“督查過程中,一些老百姓也反映,這條黑臭水體都整治好幾次了,變清好幾回了,每次采取一些治標措施后就宣傳治好了,甚至有魚了,然后過了一段時間又返黑返臭,幾次之后老百姓就覺得你們是走過場、一陣風。”張波說,“所以治標不治本的危害是很大的,必須堅決反對。”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環境部打算從兩方面著手,一是建立上下聯動的工作體系,國家督查之外省里也要搞督查;二是實施問題清單滾動管理,問題一旦列入國家清單,就一盯到底,不獲全勝不收兵。


“督查發現的問題,我們都一一建立了清單,反饋給地方政府進行整改,后續我們將繼續進行督辦。”張波表示。


轉自:北極星水處理網


相關標簽:供氧曝氣系列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8113138f123429f4e46184e7146e43d9'; document.write('